歷史學家這一行業,我認為是在從事找尋、發掘與重構的工作,這是一項美妙的行業,但也是一項困難的行業,要做的好,必須投入相當的工作, 擁有許多不同領域的知識,以及具有一項真實的智識力量:好奇、想像、組織能力、清晰的表達,與公正不偏頗的思想,並具有對不同類型的人的感受力。 -Marc Bloch

2011-10-30

罷凌新郎

09:36 Posted by Feng-en Tu No comments
日本のいじめの問題を調べて、このインフォメーションを発見します:

韓国の新郎いじめ:結婚式の後で新郎が新婦の家に初めて行った時に、新婦の親戚や近所の人達が集団で新郎を取り囲み、肉体的精神的ないじめを行う。地方によって、いじめ方が違うが、次のようないじめが行われる。新郎の足首を縛って、逆さ吊りにして、棒で足の裏を殴り続ける。ひどい場合には、殴られた新郎は歩くのが難しくなることもある。また、新郎に漢詩を作れと強要し、下手だとケチをつけて馬鹿にする。

韓國人的鬧洞房居然是把新郎吊起來打,還要他寫漢詩,寫不出來就把他當笨蛋般鄙視。真的還假的阿,看來只有中文系的可以娶少女時代了。

2011-10-22

戲說乾隆

11:35 Posted by Feng-en Tu No comments
每個星期五就像打完一場仗般,感覺疲憊,需要一點時間養精蓄銳。

在網路上看到這段影片,深刻感覺連續劇真是影響我們至深,想起前幾週讀目連戲在明清社會那種席捲各階層觀眾的景象,差不多就是如此吧。而且老歌裡的意象真是無比豐富:「依舊是秋潮向晚天/依舊是蘆花長堤遠/多少雲山夢斷/幾番少年情淚/盡付與海上/無際風煙/早化作遠方/漁火萬點」。

裡面還有戲說乾隆。(表明這段影片跟專業還是有點連接)其實戲的內容是什麼我早就不記得啦,但旋律跟歌詞倒是還熟悉。「愛到不能愛、聚到終須散、繁華過後成一夢阿...」ㄟ,這跟乾隆有什麼關係呢?

無論如何,倒是因此又去找了聽說最近很紅的步步驚心來看看。根據網路上的介紹,這是一個二十五歲的少女穿越時空變成清朝的滿族少女,然後跟雍正以及他其他兄弟談戀愛的故事。(維基百科有英文版

看了原文的一部分,對於戀愛的部份不太有感覺,也許匆匆看過的緣故。但是看到女主角跟康熙碰面的那一段,實在是很奇妙。更奇妙的是,這位小姐因為舊學底子不好,不知道怎麼跟康熙溝通,竟然在他面前背了一段毛澤東的「沁園春」(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實在太奇妙了。據說後來雍正是因為思念女主角過度而死的,不過我沒來得及看到那邊。

週六醒來,發現麵包已經吃完,就到附近的咖啡廳去吃了早點。帶了傅柯的規訓與懲罰,一整個上午讀了大半。重新讀過,還是覺得很精采。不知道下學期同學們會說些什麼。這學期上的每一門課都在不同的時刻提到傅柯,看來他影響力還是很大的。

2011-10-03

從毛到鄧

11:24 Posted by Feng-en Tu , , No comments
今天下午去聽Patricia Ebray的演講。其中提到靖康之變時,女真人向宋朝索求大筆錢財,宋朝付不出錢來,結果怎麼辦?結果就用女性抵債,王妃、公主可以抵一千金,嬪妃五百金、宮女少一些、民女更少一些,諸如此類。結果宋朝竟也就送了一萬多人出去。赤裸的交易,聽了感覺非常恐怖。

Ebray的說法應該是有一些史料依據的。至少我在網路上看到以下的紀錄:

《南征錄匯》:「原定犒軍費金一百萬錠、銀五百萬,須於十日內輪解無闕。如不敷數,以帝姬、王妃一人准金一千錠,宗姬一人准金五百錠,族姬一人准金二百錠,宗婦一人准銀五百錠,族婦一人准銀二百錠,貴戚女一人准銀一百錠,任聽帥府選擇。」

《開封府狀》載:「選納妃嬪八十三人,王妃二十四人,帝姬、公主二十二人,人准金一千錠,得金一十三萬四千錠,內帝妃五人倍益。嬪御九十八人,王妾二十八人,宗姬五十二人,御女七十八人,近支宗姬一百九十五人,人准金五百錠,得金二十二萬五千五百錠。族姬一千二百四十一人,人准金二百錠,得金二十四萬八千二百錠。宮女四百七十九人,采女六百單四人,宗婦二千單九十一人,人准銀五百錠,得銀一百五十八萬七千錠。族婦二千單七人,歌女一千三百十四人,人准銀二百錠,得銀六十六萬四千二百錠。貴戚、官民女三千三百十九人,人准銀一百錠,得銀三十三萬一千九百錠。都准金六十萬單七千七百錠,銀二百五十八萬三千一百錠。

晚上看了另一個紀錄片,叫Mao Impersonators,關於在中國有一些人開始扮演毛澤東。不是在電視上,而是在日常生活中。當然他們希望有一天能上電視。其中一人為此還到北京電影學院上課,而他的妻子女兒,則在家鄉經營一個小店,為他支應學費。

更特別的是有個女性扮演毛澤東,只因為有一天她媽媽發現她長得像毛。她來自四川棉陽,很快就在地方上博得了名聲,大家都說她真像。她甚至被邀請去地方酒吧的聖誕Party,以毛澤東的姿態現身。(還有比這更諷刺的場景嘛)她越來越成功,可是最大的困境卻來自家裡:自從她開始扮演毛澤東後,她的先生再也不與她說話。

只能說是見證人世間的荒謬。

兩天前有另一場演講由Ezra Vogel談鄧小平,他剛出版了一本厚達九百頁的鄧小平傳。Vogel提到鄧小平重新掌權後對科學的提倡,並積極跟科學家見面,結果竟然放了一張鄧與李遠哲的合照。不知道他是有意還是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