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家這一行業,我認為是在從事找尋、發掘與重構的工作,這是一項美妙的行業,但也是一項困難的行業,要做的好,必須投入相當的工作, 擁有許多不同領域的知識,以及具有一項真實的智識力量:好奇、想像、組織能力、清晰的表達,與公正不偏頗的思想,並具有對不同類型的人的感受力。 -Marc Bloch

2012-11-29

全島無力者大會

21:25 Posted by Feng-en Tu No comments

前情提要:1924年6月,辜顯榮(辜振甫的父親、中信金控老闆辜濓松的祖父,剛入主壹傳媒的辜仲諒的曾祖父,對阿他們都是一家人),跟一群台灣的「有力者」──就是有錢人──一起召開「全島有力者大會」。當時臺灣另外有群人,正在嘗試讓日本帝國同意在殖民地成立台灣議會。日本政府自是百般阻撓,而這群有力者也連忙跳出來,說這些請願者「藉口於請願,非議台灣之制度文物,以惑人心。」又說他們破壞法治,行為不純,別有用心,令人遺憾。

想要設置台灣議會的那一群當然就不爽啦。同一年七月,他們召開「全島無力者大會」,據說來了上千人。有力者大會呢?當時人說,就算把有力者的夫人們跟僕人們都算進去,也不過就二十來個。(1%對99%,不意外。)

因此有了這份全島「無力者大會宣言」:

「對政治法律,毫無理解,對人道正義,敢樹反逆之旗幟,在廿世紀之紳士階級,此種腐敗分子,料應絕滅。不圖最近有辜某,用自私自利之魂膽,敢自稱為『有力者』,倡開大會,而欲反對最合理的最有秩序之運動。辜某既往之歷史,世所周知,固不足深責,然若任其張牙舞爪,竊恐使一般人士,抱疑惑之念。故吾人為欲喚起全島兄弟之注意,不得不為相當之表示。決議:吾人因欲擁護吾人之自由與權利,以期撲滅偽造輿論,蹂躪正義,自稱為全島有力者大會之怪物。」

現在看來,這兩邊戰的可真兇。主張設置議會的那群人,當然都是讀過書的人,不過對於辜顯榮的批評是一點都不手軟,哪管什麼禮貌、態度。比如這段台灣民報對於辜顯榮的評論:

「以少數走狗藐視多數民眾的要求,偽造民意,假公行私,阻礙同胞之進步,誤國殃民,是民賊而兼國賊;死後靈魂欲歸依救主見上帝,一不可能。為富賈而不仁,為劣紳而不義,賣同胞自由,更無慈悲;欲求免墜落十八地獄的永劫,二不可能。以小人而稱大人,胸無點墨,眼有財神,善巴結與應酬,是三等的下流;欲潑盡淡水河的水,以洗民賊二字的羞,三不可能。」

辜先生當然也有他的說法啦。他說他是「寧為太平犬,不為亂世人」。結果蔣渭水先生對此回復了一篇文章,借了他人之口說:那我們應該來「建設狗銅像」。

這事當然沒有成真,不然現在台北街頭就可能跟東京渋谷一樣有忠犬八公像了。(或許也不是壞事?)

照片出處:作者不詳(1924/07/04)。[副系列名:剪報]。《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聯合目錄》。http://catalog.digitalarchives.tw/item/00/29/86/6c.html(2012/11/29瀏覽)。

2012-11-07

婚前衛生指導

21:47 Posted by Feng-en Tu , No comments

讀一本建立新中國社會的書也是一種喜迎十八大的Style,ya! (盧廣仲貌)

馬千里,婚前衛生指導,上海:中孚圖書出版社,1954。(奇怪我又還沒要結婚看這看幹嘛)

重點書摘:

「兩性關係是人類生活上最靠近的領域內的事,數千年爭論甚多,但只認為這是生物學的基礎--肉體的慾求,還一直沒有改變它。直至偉大的馬列主義學說出現之後,根據人類社會的規律,嚴格地批判了資本主義社會道德的男女的性關係,廣義地闡明了歷史唯物論的兩性意義,從而預見地創造新時代的兩性問題的新的思想觀點,形成今日人類對待兩性間正確態度的,樹立新社會性道德的基礎。」

「在資本主義社會裡(像美國)充滿了色情、淫亂、花天酒地,性生活的無節制,一般青年限於性慾放縱的環境中。男女不問個性的,只是片面的自由亂交,缺乏真實的愛情和思想基礎。許許多多人(特別是婦女)心理上不斷遭受無情摧殘、侮辱、創傷、恐懼、嫉妒、病痛等,以致造成大量精神失常、心理變態的精神病人,及失戀、風化罪犯、自殺事件的日益增多等等,都是由於曲解性慾造成縱慾的結果。」

「正確的戀愛觀,是以革命的人生觀為基礎,用革命的立場、觀點、方法來處理戀愛問題。所以應該抱嚴肅的態度,要避免輕率隨便,不應當與一個政治面貌不清的人談戀愛,更不用說是民族的敵人和階級敵人了。」

「戀愛在革命人生當中,是有著一定的位置的。正確的戀愛,雖不免要花費一些時間和精力,但這也有必要的,因為革命的男女以工作與學習為人生的前提,全心全意地為人民服務,是以革命事業中共同奮鬥為基礎。戀愛是人生過程的一部分,不是全部。真正的愛情應該是從婚後才開始。因此,把戀愛當做是神聖不可侵犯那末大的事,而妨礙了工作與學習,是不對的,但也不能算小事,所以應該把它放置在一定的位置上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