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家這一行業,我認為是在從事找尋、發掘與重構的工作,這是一項美妙的行業,但也是一項困難的行業,要做的好,必須投入相當的工作, 擁有許多不同領域的知識,以及具有一項真實的智識力量:好奇、想像、組織能力、清晰的表達,與公正不偏頗的思想,並具有對不同類型的人的感受力。 -Marc Bloch

2012-12-21

關於南韓大選

12:03 Posted by Feng-en Tu , 3 comments
昨天哈佛的韓國研究中心舉辦一場南韓大選結果的討論會,主講人包括校內的韓國史與日本史教授,還有前美國駐韓大使,跟其他研究亞洲國際關係的專家。雖然我對韓國政治蠻陌生的,但對這事情有些好奇,又覺得韓國跟台灣畢竟關係密切,所以就跑去聽一下。以下是昨天的筆記。

Carter J. Eckert (Harvard):

這次大選原本有三個主要候選人:朴槿惠(新世界黨)、文在寅(民主統合黨)、安哲秀(無黨),後來安哲秀退選,就變成一對一選戰。朴槿惠通常被認為偏保守,文在寅則是相反的形象。選前大家以為會是緊繃的選局,開票出來朴槿惠得了過半的選票,超越對手不少。

朴槿惠今年六十歲,女性,未婚,父親是前南韓總統朴正熙。朴正熙在南韓近代史上是非常具有爭議性的人物,他在六零年代因軍事政變上台,然後修改法律,連續擔任了十八年的總統。同時,他在統治期間採取許多鐵腕手段壓制反對聲音,因而被視為獨裁者。但另一方面,南韓在他統治下,歷經高速地經濟發展,所以至今還有人認為他是南韓近代史上最偉大的總統。

換言之,朴槿惠其實是一個獨裁統治者的女兒,這對她的選戰有正面也有負面的影響,端看人們如何評價朴正熙。她的對手文在寅就說,她在青瓦台(南韓總統官邸)當公主,我則是在外頭(為了爭取民主)被逮捕。

除了父親外,朴槿惠的母親也值得注意。1974年,朴槿惠二十二歲,正在法國留學,她的母親則在國內被暗殺身亡。暗殺者的目標原是她的父親:當時正在發表演說的朴正熙。(朴在幾年之後也被暗殺。)據說事件發生後,朴正熙仍在台上把演說完成,然後才走到台下,拿起妻子的皮包與外套,趕赴醫院。事件發生後,朴槿惠立刻返國。更重要的是,她接替了母親,擔負起南韓的「第一夫人」的角色,包括跟許多外賓會面。


2012-12-14

在墨西哥

22:45 Posted by Feng-en Tu No comments

然後我就到了墨西哥。完全沒有計劃的。一晚十五塊美金的青年旅館。抵達時此地處處笙歌,你還以為已經是週末。穿著比基尼的女人在路上跳舞,不知道北美還是南美來的年輕男生上半身永遠不用穿衣服,入境隨俗我也穿上短褲。此地像是放大版的墾丁,從機場到市區的路上超過半小時的車程,路旁全是是最高級的旅館,你能想到的那些名字。他們說,財團綁架了最美的海岸,要開美景先掏出錢來。可是我們至少還要星空,在這裡抬頭就是滿天星斗。還有還有,連鎖旅館業者想把這裡變成和每一個被歐美殖民的觀光勝地相同,可是在旅館的高牆外我們有他們都沒有的。這裡是瑪雅文明所在地,距離世界末日倒數一周(寫在旅館的行事曆),身為一個學歷史的人一定要親眼看到證據才願意相信這世界要離我們遠去,你說對吧寶傑/哲青。



2012-12-07

什麼是數位人文?

09:38 Posted by Feng-en Tu No comments

在台大數位典藏中心(據說現在已經改成數位人文中心)工作時寫的最後一篇文章,算是把那三年所看到學到的東西做了一個簡單的總結──當然還有許多沒寫進這篇短文章的。前陣子看到實驗室已經把它放上網路。這個領域成長、變化的很快,現在若要重寫,可能又要加入不少東西,不過基本的想法並沒有改變太多,只是對這個領域更感到有希望,更覺得有許多事要做。

http://thdl.ntu.edu.tw/book1.pdf

前言

2009 年 12 月 1 日至 2 日,國立臺灣大學數位典藏研究發展中心舉辦了第一屆
「數位典藏與數位人文」國際研討會。會議內除了四場主題演講,一場圓桌論壇外,
並有十八篇論文發表,及十餘篇海報論文。本書所輯錄的文章,都曾在該次會議宣
讀過。這是臺灣第一個以「數位人文」為名的研討會,因此有著特別的意義。
在臺灣,「數位人文」(digital humanities)還算是個陌生的詞彙。但就在近年內,
我們目睹數位人文的研究在國際間快速開展,相關的社群成立,甚至不乏專門的會
議、期刊與教科書。在眾多學者共同努力下,「數位人文」作為一個新興的研究領域,
愈來愈顯得豐富和厚實。

但究竟什麼是數位人文?如果要有個簡單的定義,那麼,它指的是那些唯有借
助數位科技方能進行的人文研究。反過來講,數位人文的研究,即是企圖尋找在前
數位時代中難以觀察的現象、無法想像的議題與無法進行的研究。這樣的定義或仍
不免顯得寬泛,但正因如此,它能夠容納比較多的可能性——對於初生的領域而言,
與其畫地自限,這樣的可能性應該更為重要。另一方面,這個定義提醒我們,數位
人文研究應該專注於真正的突破,並帶來概念上跳躍性的發展(conceptual leap),
而不只是小規模的改善。這當然不是個簡單的目標。但無論如何,我們希望這個簡
要的定義,不是限縮想像力的圈套,而能成為研究者探索時的指引與參考。


2012-12-05

伊斯蘭世界的醫學與性別

09:28 Posted by Feng-en Tu , , 1 comment
下午考完法文口試,這學期的課就差不多結束了,只剩下一堆的報告等著完成。不管什麼語言,口語向來是我最差的部份。英語也是日語也是。考前有些緊繃,考完則像是放下大石,回家在床上攤了一下。想到三個學期就這樣過了阿,真是時光匆匆人生如夢。

這學期上了一門伊斯蘭世界的性別與醫學史。本來還想以此作為第四門資格考的領域,不過最後被導師大人勸退了。理由很簡單,因為我不會任何一門這個領域中的研究語言。導師大人是對的(這還用說嗎=,=),這課對我而言其實有些吃力,因為我完全記不住,甚至念不出來那些阿拉伯文名字。

幸好這門課的教授是非常好的老師,每個星期真的就是大開眼界。比如我從來不知道創立伊斯蘭教(或回教)的先知穆罕默德有十幾任妻子,而且大多是寡婦,只有他的第二任妻子Aisha是處女,而他們結婚的時候Aisha才十四歲。

Aisha跟穆罕默德第一任妻子的女兒Fatimah歲數相差不多,但兩人就是相處不來。有次雙方爆發口角,Aisha就對Fatimah說,只有我一個人跟你父親(就是穆罕默德)結婚的時候,還是處女之身。Fatimah不甘示弱,回答她說:那又怎樣,只有我媽一個人跟我爸結婚的時候,我爸還是處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