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家這一行業,我認為是在從事找尋、發掘與重構的工作,這是一項美妙的行業,但也是一項困難的行業,要做的好,必須投入相當的工作, 擁有許多不同領域的知識,以及具有一項真實的智識力量:好奇、想像、組織能力、清晰的表達,與公正不偏頗的思想,並具有對不同類型的人的感受力。 -Marc Bloch

2011-08-20

Humanism in the age of technology

21:12 Posted by Feng-en Tu , No comments
來到美國已經一個月。前四周都在學校上英文課,是學校提供的,學生不用另外付學費,還可以住在宿舍。對於英文不佳的學生如我,當然是很好的機會。

每年這個暑期的課程(簡稱ELP)都有一個主題。聽說有一年是達爾文,今年則是Humanism in the age of technology。雖是英文課程,一上來就要大家讀一篇關於海格德哲學的文章。班上同學有三分之二是念理工的,大家叫苦連天。

課程另外安排了四場演講,分別關於中東政治、美國歷史、統計學和演化生物學。第一位講者比較年輕,後三位則都是哈佛的資深教授。講述美國史的John Stauffer教授幾年前出了一本書,名叫Giants: The Parallel Lives of Frederick Douglass and Abraham Lincoln,談的是黑人民權主義者Douglass如何影響林肯的思想。前者本來是奴隸,後來逃了出來,並學會讀寫;他將自己的經歷寫作成書,出版之後受到極大的迴響。他也是第一位受邀進入白宮與總統會面的黑人。

Stauffer教授本身的經歷也有趣。他唸過工科與金融,最後決定到耶魯念美國研究的博士學位。他對教學有極大的熱情,原訂兩小時的演講,結束後他又留下來大家閒談,內容集中在研究生涯的經驗,一講又是要兩個小時。

講統計學的教授孟曉梨(Xiao-li Meng)和演化生物學的Daniel E. Lieberman也都十分精彩。

八月的波士頓天氣舒適,偶爾有點雨。但最喜歡的還是圖書館,Widener Library據說有五百萬冊書,裡頭基本上是書庫,一層又一層的書庫,每次進去都要捧著下巴出來。暑期英文課的功課實在太多,還沒時間好好逛逛,但也去了燕京跟Lamont Library。學校圖書資源這麼豐富當然非常好,更好是研究生借書竟然沒有上限。這幾天已經搬了一些書回房間了。


0 意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