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家這一行業,我認為是在從事找尋、發掘與重構的工作,這是一項美妙的行業,但也是一項困難的行業,要做的好,必須投入相當的工作, 擁有許多不同領域的知識,以及具有一項真實的智識力量:好奇、想像、組織能力、清晰的表達,與公正不偏頗的思想,並具有對不同類型的人的感受力。 -Marc Bloch

2012-06-27

邁向新的世界史

02:09 Posted by Feng-en Tu No comments

新しい世界史へ――地球市民のための構想 (岩波新書)

羽田正 (著)

内容紹介

グローバル化が進み、ますます一体となりつつある現代世界。従来のヨーロッパを中心とした世界史像は、もはや刷新されるべき時を迎えている。いまこの時代にふさわしい歴史叙述とはいかなるものか。歴史認識のあり方、語り方を問い直し、「世界はひとつ」をメッセージに、地球市民のための世界史を構想する。

羽田正教授曾任東京大學東洋研究所的所長,目前則擔任東京大學的副校長。他的主要研究是伊斯蘭史,但是對世界史的寫法充滿興趣,也有許多想法,所以寫了這本書。這是一本非常有意思的書,我摘錄前言的一些部分,粗略地翻譯如下:

---------------------------------------------------

邁向新的世界史──給地球公民的構想

羽田正

歷史是有力量的。有著改變現實的力量。指引著人們走向未來的力量。藉由這歷史的力量,能夠衝破覆蓋著現代社會的閉塞感,獲得朝著未來的展望吧。(……)

然而,在現代日本,應該作為歷史理解誕生源頭的歷史學與歷史研究者,卻缺乏了元氣。進入公元2000年後,動搖世界與日本的大事件,一一到來。已屬舊聞的,如2001年9月11日同時多起的恐怖攻擊事件,及伊拉克戰爭;因為小泉純一郎首相前往靖國神社參拜,而引發日本、中國與韓國之間,圍繞著所謂「靖國問題」以及歷史認識差異的摩擦。更近一些的,如日中、日韓之間,圍繞著尖閣諸島與竹島的紛爭等等。歷史學者藉由自身或學界研究成果,對其提出適切的解說,或陳述建設性意見的機會,應該有很多。但是,除了一部分例外,這種場面幾乎是看不到的。跟前一個時代比起來,歷史學者發表著作,對社會趨勢產生巨大影響的機會,的確在減少。很可惜,現代日本歷史學所生產的主張或論述中,似乎從未見到能夠改變現實的構想,或是具備指引未來的魅力。

這並不意味著人們不再關心過往的歷史。從古代的羅馬到近代的清朝或日本,許多以這些為題材的歷史小說都大受歡迎,其中也有被改編成戲劇而在電視上搬演的例子。NHK的大和劇,儘管時而被認為是用過去的題材包裝現代的家庭戲劇,但人氣依舊居高不下。以歷史人物為題材,或以歷史事件為背景的電影,更是所在多有。電玩的世界裡,以「信長的野望」和「三國志」為濫觴,大體來說歷史也受到歡迎。還有一群被稱之為「歷女」年輕女性,她們喜好歷史,而四處探訪日本全國各地的史蹟。人們對於過去,仍是相當關心的。

真要說的話,聯繫著歷史卻仍缺乏元氣這回事,大概只發生背負撰史職責的歷史學與歷史研究者身上吧。到底為何會如此呢。依我所見,理由當然並不單純,而是由於種種因素聚合而成。但是,最重要的原因,還是一般人所期待的歷史圖像,與歷史學者所生產的研究成果之間,出現了無法忽視的落差吧。歷史研究者扎扎實實地工作著,卻無法在一般人的心中引起迴響。

如同人們常說的,歷史是由生於現代的我們,對於過去的探問。為了當下自身生活的理解,或是為了決定今後必須前進的方向,歷史對我們才有必要性。但是,「現在」轉眼間就成了過去,「現在」的模樣也不斷在變化著。對於過去的探問,當然也應該同樣不時地更動。該用什麼觀點看待過往,過去什麼是重要的,對於每個人,每個團體,還有每個時代,都不一樣。對過往的解釋和理解,絕非一成不變,並不是只有一種方式。(……)

時代往前進,但為何許多歷史研究者的思考,彷彿就停留在二、三十年前的位置呢。研究的主題越來越狹隘,除了本人以外沒有人會閱讀的論文不斷被生產出來。一度重要的研究觀點,現在卻喪失了意義,這樣的事情所在多有。研究的框架或問題意識,若已經成為過去,在怎麼積累成果,也無法引發一般人的關心吧。為何研究這樣的主題,研究的主題在現代有何意義,對於這些問題,歷史研究者不見得都相當的自覺。

現代應該有現代所需要的歷史認識。當人們對於自身的問題認真的討論,嘗試催生新的歷史認識之際,力量就產生了,而時代的齒輪又一次開始走動。現在對歷史學者而言,最重要的不是忠實地遵循學界的「常識」,而是拋開過去的想法,提出符應時代的構想。

不過,現代人所需要的歷史觀點是什麼呢?那就是新的世界史。所謂的世界史,是以我們看待世界的眼光為基礎,為了深刻且持平地理解在今日全球化世界發生的各式各樣事件,並訂定社會將來走向,進而產生的必要教養。

「現在說的是什麼呢?不是已經有世界史了嗎?高中的時候早就學過了。不過,對於現實是沒什麼用處的。」當然也有這樣的說法。不過,此處所謂的世界史,和我們目前所知的世界史,並不一樣。我所說的,是我們目前還不知道,而必須催生的「地球社會的世界史」。這個世界史,能夠讓我們再次認識到歷史的力量。這是因為,地球社會的世界史,是以世界一體為前提的構想,而人們閱讀過後,應該可以得到所謂「地球公民」的新歸屬感。(……)


本書的構成

「現在我們所學所知的世界史,和時代脫節了。必須要構想符合現代的新的世界史」。本書想要揭示的訊息,分成三個部分。這三點是:我們目前所學所知的世界史;其與時代脫節的部份;召喚對於新的世界史的構想。對應於這三部分,本書的主體由以下四章構成。

第一章

現在我們所知的世界史是什麼模樣?首先要先確認其特徵。其次,則說明在什麼情況下,它在日本成為了通論。這個部分,是要確認現代日本對世界史理解的概況,及其形成的環境。也可以說是世界史的歷史。「概況和形成環境等等不重要。我比較想知道現在的世界史有何問題,該怎麼辦。」這樣想的讀者,跳過第一章也無妨。

第二章

我們所知的世界史,為何與時代脫節了?哪裡出了問題?第二章要說明這些問題,並指出現行的世界史認識中,以歐洲中心史觀為核心,互相關連的三個問題點。我認為,新的世界史必須要超越這些問題。

第三章

本章及下一章,則是對應於上述訊息最後的部分,「嘗試構想新的世界史。」本章分成從「脫離中心史觀」和「重視共通性和關連性」兩個範疇,介紹目前為止對於新世界史的各種嘗試。此外,也指出這些嘗試的成效及其問題。

第四章

本章則是說明,如果我自己來構想世界史,會是什麼模樣,具體會採取什麼方法。新的世界史尚未出現在我們的面前。必須從現在開始創造。因此,此處所提出的構想,還不能說已經完成了。此外,只有此處的想法亦不見得足夠。只希望它能被當成喚起對於新世界史討論的敲門磚。


0 意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