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家這一行業,我認為是在從事找尋、發掘與重構的工作,這是一項美妙的行業,但也是一項困難的行業,要做的好,必須投入相當的工作, 擁有許多不同領域的知識,以及具有一項真實的智識力量:好奇、想像、組織能力、清晰的表達,與公正不偏頗的思想,並具有對不同類型的人的感受力。 -Marc Bloch

2013-03-20

懷念趙綺娜老師

19:52 Posted by Feng-en Tu , No comments
有時你以為人生是一趟旅行,旅程盡頭大家還有時間依依不捨,握手告別,互道有緣再見。但有時那更像是突然斷了電的房間,沒有預警,沒有理由,啪的一聲,燈就暗了。

我只修過老師一門課,是美國現代史選讀吧。記得修課的人不多,也許因為如此,老師對我還有些印象,偶爾在校園碰到,她還會親切問候近況。從這幾天同學的留言看來,老師對教過的學生似乎都是如此。

其實課的內容已經忘了大半,可是有些畫面卻奇妙地留了下來。記得用的教科書是Major Problems in American History。每個星期一個主題,同學得輪流逐字逐句翻譯。其實當時英文不太好,對美國史所知有限。有是老師問什麼是Madison Avenue,我們一群人面面相覷,沒人答的出來。印象中那門課好像一個幼稚園老師在帶一群無知的小朋友,老師常會碎碎念我們這群不太長進的學生。她是沒有架子的人,直來直往,偶爾還會跟我們鬥嘴。




那時她常常提到John Lewis Gaddis的書,他是一位保守派的冷戰時間,支持小布希的犢武政策。前陣子他為圍堵政策的創始人George Kennan寫了一本傳記,在書店裡看到,就會想起當時上課的情形。老師也提過她當時留學,常常在餐廳一邊吃飯一看電視,練習英文。

願老師在另一個世界一切都好。

0 意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