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家這一行業,我認為是在從事找尋、發掘與重構的工作,這是一項美妙的行業,但也是一項困難的行業,要做的好,必須投入相當的工作, 擁有許多不同領域的知識,以及具有一項真實的智識力量:好奇、想像、組織能力、清晰的表達,與公正不偏頗的思想,並具有對不同類型的人的感受力。 -Marc Bloch

2011-01-10

無用之用

21:23 Posted by Feng-en Tu , 2 comments
看到網路上一篇王汎森教授的訪談,我特別喜歡這一段:「每個決定,不管再複雜、再重大,都是在一兩分鐘的思考之後作出的;這一兩分鐘却要仰仗你過去所有教養的集合,所以人文素養与博雅教育對学生來說才會那麼重要。你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你會需要它;但這樣的機會卻隨時可能在你生活中出現,甚至改變你的生活。」

2 comments:

  1. 文中提到,「臺灣年輕人也並不想我們想像的那樣哈日,王教授自己的兒子們都因歷史原因而不願意去日本旅遊」。不會吧?這是執筆者的誤讀?還是王教授的教育,或王教授的兒子,果真如此?難以置信。

    ReplyDelete
  2. 看起來有些奇怪。不過誰知道呢?說不定真是如此阿。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