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家這一行業,我認為是在從事找尋、發掘與重構的工作,這是一項美妙的行業,但也是一項困難的行業,要做的好,必須投入相當的工作, 擁有許多不同領域的知識,以及具有一項真實的智識力量:好奇、想像、組織能力、清晰的表達,與公正不偏頗的思想,並具有對不同類型的人的感受力。 -Marc Bloch

2013-01-01

壁花少年

22:38 Posted by Feng-en Tu No comments


2013年的第一天,醒的晚一點。原本計畫是從今天起就把自己埋進資格考的書單中──這個冬天已經浪費太多時間。結果吃過午飯後,腦子似乎還沒完全醒來,想再偷懶一下,於是就看了「壁花少年」(The Perks of Being a Wallflower),然後一切就……

我其實不知道這部電影為什麼讓我這麼感動。感動到,坦白說,有幾個場景我真的是看到淚流不止。(奇怪我並不是愛哭的人阿。)但這並不是那種煽情或刻意催淚的片子,正好相反,它其實非常節制,一切都點到為止,可是情感就非常深刻而飽滿。裡頭的角色,都不是全然地明亮,卻也不是極端扭曲,只是有一些小缺陷,有人生不大不小卻又真實存在的難題需要面對。但這似乎才是真實的人生,就像電影裡頭說的,I am both happy and sad, and I'm still trying to figure out how that could be.

以下都是劇情,但我覺得知道了也不影響。



男主角Charlie是一個剛上高中的男生,害羞、內斂,不善與人交際。他說,整個暑假,他沒有跟家人以外的人說過話。但他喜歡文學,擅長寫作。他想要在進高中的第一天改變自己,可是沒有成功。在他最擅長的英文課上,老師問了問題,同學們急著舉手搶答,沒有人猜對,只有他默默地在筆記本上寫下正確答案。

還好他遇見了Patrick跟Sam,一對異父異母的兄妹。和Charlie不同,Patrick跟Sam外向、開朗,但是有點奇怪,天不怕地不怕。他們帶著Charlie參加他人生的第一個Party,認識新的朋友,嘗試各式各樣的人生,讓他慢慢走出自己封閉的小世界。


有一幕,Sam問Charlie有沒有交過女朋友,有沒有親吻過一個女孩,他說沒有。然後他回問她同樣的問題,她說她的初吻給了一個老男人,是她爸爸的老闆。她眼眶泛著淚地對Charlie說,我總是碰上一些傢伙,把我當垃圾一樣。但她接著說:但我覺得現在有個機會,我甚至可以進大學了。(Sam已經要畢業了。)Charlie溫柔的對她說,我相信你可以,我阿姨曾碰到同樣的事情,但她走過來了。

「她一定很棒。」
「她是至今最喜愛的人。」

Sam對他說:「Charlie,我知道你知道我喜歡Craig,但我希望你可以暫時忘記這件事,好嗎?我只想確定第一個親吻你的人,真的愛你,好嗎?」

接著她吻了他。


後來Charlie終於跟另外一個女孩在一起,是對方主動的,也是他們共同的朋友,叫Mary Elizabeth,一個龐克女孩,耳朵有打洞。他們在一起,可是很快Charlie發現自己並不真的喜歡對方,他們沒有共同的話題,Mary Elizabeth對他讀的那些書也沒興趣。

但他不知道怎麼跟她說分手。他知道對方很愛她。

一個晚上他們一群人聚在一起玩真心話太冒險。他選擇要講真心話,Patrick問他,你的第一段戀情如何?Mary Elizabeth就坐在他右邊。他說,糟透了,糟糕到我甚至幻想我們其中一人會死於癌症,這樣我就不用跟她談分手了。

Patrick於是又問了他一次,你要真心話還是大冒險?他說,大冒險。於是Patrick說,我要你親吻這房間裡最漂亮的女孩。

Charlie看了右手邊的Mary Elizabeth,他名義上的女友,然後轉向她的左邊,親吻了Sam。

然後一切就爆炸了。


後來經過一番曲折,大家終於又和好,Mary Elizabeth交了新的男友,大家也紛紛收到了大學錄取通知。Charlie的朋友們終於都要離開這所學校。

那個晚上,Sam把Charlie找到她的房間,幫他收拾行李。Sam開始對他說:

「我今天和Craig吃了午餐。」
「嗯?」
「他說他很抱歉,而且說我跟他分手是對的。但我要離開了,而且我覺得自己很渺小。我只想問我自己,為什麼我,或者每個我愛的人,都挑上那些把我們當垃圾的人?」
「因為我們接受我們認為值得的愛。」(We accept the love we think we deserve.)

Sam卻突然問他:「為何你從來就不約我出去?」
「我,嗯,我只是覺得你不會想要跟我約會。」
「喔,那你想要什麼呢?」
「我只是希望你能幸福快樂。」
「你不了解嗎,Charlie?我感受不到,你這樣想很好,但你不能只是坐在那邊,然後把大家的生活都看到比自己更重要,然後就說這叫愛。我不希望誰莫名其妙來愛我,我希望別人喜歡真正的我。」
「我知道真正的你是什麼樣子。」

他想了一下,說:

I know I'm quiet, and I know I should speak more, but if you knew the things that were in my head most of the time, you'd know what it really meant. How much we are alike. And how we've been through the same things. And you're not small. You're beautiful.

0 意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