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家這一行業,我認為是在從事找尋、發掘與重構的工作,這是一項美妙的行業,但也是一項困難的行業,要做的好,必須投入相當的工作, 擁有許多不同領域的知識,以及具有一項真實的智識力量:好奇、想像、組織能力、清晰的表達,與公正不偏頗的思想,並具有對不同類型的人的感受力。 -Marc Bloch

2013-12-12

大人的世界史──韓國:(4) 當正教遇上邪教

19:43 Posted by Feng-en Tu No comments


在今天的韓國,廣義的基督教擁有龐大信眾。光是在南韓,基督教與天主教的信徒人數就超過了一千三百萬人,超過人口數的四分之一,比佛教徒更多。南韓派出的傳教士人數,更是高居世界第二高,僅次於美國。

但是在二十世紀之前,基督徒在韓國其實是躲躲藏藏,飽受迫害。他們所堅持的信仰,被認為是邪教。他們遭到政府打壓、逮捕,甚至處死。

這段歷史,要從十七世紀開始說起。


上次我們說到,十七世紀韓國的朝鮮王朝定期派員前往北京。這些外交使者在北京接觸到從世界各地的人士,其中也包括了自歐洲來的傳教士。歐洲的知識、書籍、器物,還有宗教,也就隨著使節團傳入朝鮮半島。

西洋知識在韓國國內激起了不同的反應,就和同時代的中國一樣。有人熱情擁抱,也有人激烈反對。天主教帶來了天文曆法等新知,但又在在挑戰韓國的傳統文化。

1791年,有兩位信仰天主教的知識份子,燒掉祖宗牌位,同時宣布不再祭祖。結果引發了反天主教陣營的強烈反彈,兩人因此被斬首示眾,天主教也被視為破壞傳統家庭倫理的邪教。

自此,天主教與韓國傳統價值的衝突越演越烈。

事件過後十年,新的韓國國王上台,反天主教人士趁著這個時機,展開更為激烈的攻擊。他們再次強調,只有儒家才是正統,天主教應該被嚴格禁止

除了祭祀祖先的爭議之外,天主教內男女相對平等的地位,也被認為是混亂了男女有別的社會秩序。又一次,許多天主教徒遭到逮捕,有的被流放,有的則被直接判處死刑。


在中央政府的禁令下,韓國的天主教徒只能苟延殘喘,許多人躲到山區,以躲避追捕。但是,韓國與天主教真正的衝突才正要開始。

1866年起,朝鮮王朝又一次展開對於天主教的大規模鎮壓,處死了數千名韓國信徒,包括十二名法國傳教士。

這十二名傳教士中,九人被處以極刑,但有三人躲過了追殺,逃到了中國。

駐中國的法國代表獲知此事,覺得是可忍孰不可忍,決定要好好跟韓國政府算帳。同時,他也想趁機逼迫韓國打開大門,和法國通商。

法國因此派出了七艘軍艦,浩浩蕩蕩往漢城附近的江華島前進。

當時在位的韓國國王高宗年僅14歲,真正掌權的是他的父親大院君。大院君對於外國勢力的態度強硬,決定要和法國軍隊正面對決。

他因此在江華島展開了積極的部屬,結果居然真的擊退了法國。法國人也只能摸摸鼻子回去。

高宗的父親大院君

幾年之後,另一個西方勢力來到了韓國的大門口。這一次是來自太平洋另一端的美國。

和法國不一樣,美國與韓國國內的天主教爭議並不在意(因為美國並非天主教國家);但和法國一樣,此時的美國,也積極地希望與韓國建立貿易管道。

於是他們派出艦隊,準備用武力撬開韓國通商的大門──就像他們曾經用同樣的方式,結束了日本持續兩百多年的鎖國政策。

美韓雙方又一次在江華島展開了激戰。美國原本自信滿滿,以為會迅速取得勝利,沒想到遭遇到韓國的強力抵抗,死傷越來越慘重,到最後竟不得不黯然宣布撤兵。

兩次擊退外侮的大院君,這下子對於自己的強硬政策更具信心。他除了重申天主教是邪教,更強調,韓國面對西方勢力,絕不屈服。

他在全國各地樹立石碑,上頭寫著,「洋夷侵犯,非戰則和,主和賣國,戒我萬年子孫。」

斥和碑

當時很少人能料到,最後打開韓國大門的,不是來自西方的洋人,而是就在韓國隔壁的日本。

從十九世紀開始,日本逐步模仿西方的軍事和政治制度,漸漸轉變為對外擴張的武力強權,終於在1910年併吞了韓國。

下一次,我們就要談談,十九世紀末的韓國,是如何抵抗日本的勢力,又是如何一步步地走向了滅亡。

0 意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