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家這一行業,我認為是在從事找尋、發掘與重構的工作,這是一項美妙的行業,但也是一項困難的行業,要做的好,必須投入相當的工作, 擁有許多不同領域的知識,以及具有一項真實的智識力量:好奇、想像、組織能力、清晰的表達,與公正不偏頗的思想,並具有對不同類型的人的感受力。 -Marc Bloch

2011-05-02

我們回不去了

21:50 Posted by Feng-en Tu 2 comments
王德威教授的新作《抒情傳統與中國現代性》,雖然是本演講錄,卻是本想讓人給十顆星(或者,按十個讚)的作品。裡頭討論的問題很多,在在引人深思。從沈從文、周作人到阿城、胡蘭成,討論的範圍非常廣泛,卻又深富洞見。

如談論白先勇與牡丹亭:「白先勇……作為一個現代的抒情寫作者,他能寫作的,不是情的流轉,而是情的失去。傷逝,成為現代抒情寫作一個最重要得徵候。」

又說:「抒情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成為揭露文學、藝術面對生命無明時的渡引關係,指涉意義生成的有情的形式聚散維度。」

「我們在現實的方寸之地,仍然要依賴一種審美的造作,一種藝術的生產,經過這樣一個生產,還有社會性的媒介,我們再次去碰觸那可望而不可即的『情』字」

「現代中國文學語境裡,崇高美學必須得有一個抒情的面向,才能夠豐富它的論述。如果崇高泯滅了革命主體的個別位置,抒情往往又洩漏了革命主體的心事,或反過來說,沒有了抒情主體的一往情深、死而後已,崇高美學的開展也不會如此驚心動魄。」

裡面有一小段講到張愛玲的《半生緣》,也很有意思:

想想張愛玲在她的《半生緣》裡最有名的一句話,我們的顧曼楨在小說最後和情人重逢之餘說的:「我們回不去了。」

這個話如果脫開了現代主義或現代性的論述,聽起來挺濫情的,但是把它放回現代話語的情境,「我們回不去了」,就有了豐富的意思。「過去」已經過去了,我們現在站在這麼樣的一個時間深淵、一個歷史斷層的邊邊上,只能苟且地得過且過下去。

這句張愛玲的名言最近因為電視劇好像又流行了一陣子。不過從這個角度去看,應該能理解張愛玲與偶像劇編劇的差異了吧。

2 comments:

  1. 格主您好

    1.請問王德威《抒情傳統與中國現代性》目前是否僅有簡體版?繁體版似乎還沒出?

    2.「我們回不去了」這句,個人所感:藉著親密關係的終結,反而透露出一句指向當代存在處境的話,當然在劇中是悲傷,但拉出劇外來指臺灣,就有股反思的氣息

    ReplyDelete
  2. 目前似乎只有簡體版,也不知道會不會出繁體版。不過你的聯想很有趣阿。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