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家這一行業,我認為是在從事找尋、發掘與重構的工作,這是一項美妙的行業,但也是一項困難的行業,要做的好,必須投入相當的工作, 擁有許多不同領域的知識,以及具有一項真實的智識力量:好奇、想像、組織能力、清晰的表達,與公正不偏頗的思想,並具有對不同類型的人的感受力。 -Marc Bloch

2013-08-19

八月十五

06:27 Posted by Feng-en Tu 1 comment

前幾天的下午到東京的古書街神保町去,原本是要去買幾本書,但一出地鐵站,就聽到有人拿個擴音器在大聲怒吼。日本街頭常有這種右翼團體的抗議活動,就像台灣的愛國同心會,一開始也不以為意。

但路上警察很多,出奇地多,而且全副武裝,整條路也被封了起來。我因此駐足看了一下。

好幾台宣傳車停在現場,輪流地演說,有些激動一點,有人平靜一點。內容不能完全聽懂,不過大概說了一些,比如「各位東京市民對現在的日本感覺怎麼樣呢?」還有領土問題、年金改革等等日本對內對外的議題。宣傳車上,則貼著諸如「日韓斷交」、「中韓斷交」、「粉碎韓國」這一類的標語。果然,不管哪裡都有瘋狂的人阿。

中途有位年輕人騎了一台重型機車,不斷催引擎示威,發出轟隆隆的聲音,而且作勢要往車陣中衝過去。一旁好像是記者的人還過去勸說了。同時,宣傳車上一名男子打開車門走下來,一副就是「來單挑阿」的樣子,但也被警察拉住。衝突終究沒有發生。


我拍了幾張照片後離開,卻在另一個路口碰到了一群高舉著日本國國旗遊行的人。

我這才想起來,今天是8月15日。68年前的今天,日本的昭和天皇,透過廣播,宣布日本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戰在此暫時畫下句點。對日本人而言,今天是終戰之日。(對韓國而言,則是光復節。)據說,當時很多日本人是第一次聽到天皇的聲音,但想不到就是這樣的內容,因而流下了眼淚。

這一天有特別的意義,也難怪有這麼多的活動了。

那群遊行的人是要往靖國神社前進的。那離神保町不遠,大約15分鐘的路程。

靖國神社主要是祭祀在戰爭中身亡的日本士兵,但也包括二戰後被列為甲級戰犯的軍人。每年日本首相是否要去參拜靖國神社,因此成了最敏感的國際問題。(今年安倍首相沒有去,但他的內閣成員去了。)

一路上,遊行的人喊著「守護日本」、「日本太好啦」之類的口號。然後到了靖國神社前。



靖國神社今天也特別熱鬧,有法輪功的成員在發傳單,有一個團體在喊「台灣不是中國的一省(日文)。」還有一個團體在發動連署,要把「河野談話」從教科書中刪除。

所謂的河野談話,指的是1993年,日本的官房長官(相當於行政院秘書長)河野洋平首度針對慰安婦的問題(主要是韓籍慰安婦),承認日本政府應負的責任,並表示歉意。在這之前,日本政府的態度都是,慰安婦是個令人遺憾的歷史問題,但當時的慰安所主要是民間設置的,與政府沒有直接的關係。但1991年,日本的朝日新聞卻追蹤這個議題,並作了大篇幅的報導,揭露日本政府與慰安所的直接關係。終於逼得當時的內閣不得不做出回應。有些人對此並無法接受,並宣稱朝日新聞的報導錯誤百出。至於把強爭慰安婦寫信教科書裡的作法,則被他們稱為「自虐史觀」。

話說回那一群遊行的人。他們到了靖國神社門前,停了下來,開始高喊「日本萬歲!」「天皇萬歲!」周遭不少圍觀的人,竟也跟著舉起雙手,高喊萬歲。

我看著,不知怎麼感覺到有種頭痛:「當時的日本,不是侵略者嗎?如果要守護日本,為什麼要台灣人上戰場呢?」很想這樣問他們。


靖國神社前面排滿了人,都是要參拜「英靈」的人。也許其中有他們的家人吧,為了戰爭而犧牲性命的家人。就好像前總統李登輝的哥哥一樣。從這個角度來看,並不是不能理解他們的情感。

但歌頌戰爭又是另外一回事。這些高喊著守護日本的人,到底有多少人會願意上戰場呢?戰爭有這麼有趣嗎?要追求國家尊嚴,難道是否認歷史就能辦得到的嗎?(就好像,我們把日治改成日據,台灣就有尊嚴了嗎?)

真是無法理解。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那群舉著日本國旗的人,實在不算多。比台北同志大遊行的還少,而且沒有什麼年輕人。如果多數的日本人也覺得只要做愛不要作戰的話,那就是太好了啊。

1 comment:

  1. 叫囂這類話的年輕人,大多都在網路上,而且不會少於中老年人。
    日本的網路糞青,狂熱與腦殘的程度不會遜色於其他國家的同類。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