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家這一行業,我認為是在從事找尋、發掘與重構的工作,這是一項美妙的行業,但也是一項困難的行業,要做的好,必須投入相當的工作, 擁有許多不同領域的知識,以及具有一項真實的智識力量:好奇、想像、組織能力、清晰的表達,與公正不偏頗的思想,並具有對不同類型的人的感受力。 -Marc Bloch

2013-09-09

水門案:竊聽敵人的總統

07:32 Posted by Feng-en Tu No comments
水門案,水門案。這幾天大家都在說水門案,不過,到底是什麼是水門案?它又為什麼會尼克森成為第一位在任內黯然辭職的美國總統?

一切都要從一份「敵人名單」開始說起。

尼克森的敵人名單

「這份備忘錄是關於……說的直接一點,關於我們如何能利用現有的國家機器來整肅我們政治上的敵人。」

1971年8月16日,白宮的法律顧問John Dean送了一份機密文件給另一位幕僚John Ehrlichman。文件中,John Dean為當時的美國總統尼克森(Richard Nixon),擬定了打擊政壇對手的計畫。他說,第一步得決定要給哪些人一點顏色看看。這份名單不能太長,不要超過十人,因為這行動要保持絕對低調。

當時的尼克森擔任總統兩年多,執政滿意度仍在五成上下,還是意氣風發的時候。一個月前,他才剛剛宣布出訪中國的計畫。這個消息,讓全世界都感到意外。當時的中美兩國因為意識型態的緣故,在表面上仍是互不來往,但尼克森領導的政府,積極地想與共產黨領導下的中國交好。1972年的2月,尼克森成為史上第一位訪問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美國總統。這成為他在外交事務上的重大建樹。

尼克森與毛澤東

在出訪中國之前不久,尼克森在國內宣布決定投入競選連任。他的對手是來自民主黨,支持度遠遠落後的George McGovern。連任一事,尼克斯似乎是勝券在握。

那一年的6月18號,紐約時報在第30版的地方,刊登了一則不起眼的新聞。裡頭提到,有五人帶著監視設備,試圖侵入民主黨總部水門大樓,因而被警察逮捕。

警察追查之下,在附近的水門旅館,發現了一疊鈔票,還有一本筆記本,裡頭提到了一位名叫E. Hunt的人,旁邊還註記著「W.H.」。

警方很快就知道W.H.代表的就是White House(白宮),因為E. Hunt的老闆是當時尼克森競選連任委員會(The Committee to Re-Elect President)的成員G. Gordon Liddy,而G. Gordon Liddy就是白宮的職員。

事發當時,尼克森的競選團隊全都不在華盛頓特區之內。但他們很快取得了聯繫,並且擬定應對方針:斷尾求生。

白宮和尼克森的競選團隊,全都出面否認這件事情與總統有任何的關係。「我們絕對未曾授意此事」,他們說。尼克森自己也親上火線,在媒體面前,以道德守護者之姿強調:「如果企圖掩蓋(事實),才會真的造成傷害。」

媒體很快就遺忘了這件事。六個星期之後,尼克森召開的記者會上,沒有任何一位記者問到與水門案有關的問題。

幾個月後,尼克森也順利以高達六成的選票,連任成功。

水門大樓

只有兩名年輕的記者一直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中。他們是來自華盛頓郵報的Bob Woodward 和Carl Bernstein。他們注意到,當時被逮捕的成員中,有一位前C.I.A(美國中央情報局)的人員,名叫James McCord。這引起了他們的好奇,因此鍥而不捨,持續追蹤這則新聞。在大多數的媒體都遺忘此事的同時,華盛頓郵報成為少數不斷報導此事,企圖喚起民眾注意的報紙。

另一方面,James McCord本人,也對於自己被犧牲,心有不滿,轉而開始攻擊尼克森政權。

他一直認為白宮想要將此事推給C.I.A.,藉此削弱後者的勢力。這符合他長期以來的懷疑。從不久之前,尼克森調任當時C.I.A.局長開始,McCord就相信,這位總統想要像希特勒一樣,把所有權力握在手上,連情報機關也不例外。

McCord因此找上了當時華盛頓地方法院首席法官John Sirica,要把一切黑幕都掀開來。他的行為,讓法院重新注意到了水門事件,同時也打亂了尼克森團隊內部的腳步。

根據尼克森團隊的計畫,像McCord這些底下的人,會扛起一切責任。想不到竟然有人不按牌理出牌,還向法院供出了幕後的操盤者:當年為尼克森擬定敵人清單的John Dean。

這把火勢眼看就要延燒到總統身上,被千夫所指的John Dean對尼克森再了解不過,他知道尼克森不會坦承自己的過錯,只會再找一個人,為他背起黑鍋。

但John Dean不打算當那個犧牲者。他和McCord一樣,開始對法庭和媒體爆料,把尼克森所做過的骯髒手段全都供出。他說,他曾建議尼克森要準備一百萬美金的封口費,沒想到尼克森想都沒想,就回答他:「沒問題。」

尼克森

事雖至此,尼克森卻堅決不肯承認自己的問題。為了保住權力與清譽,他願意犧牲所有人。他因此解雇了身邊最信賴的團隊成員John Ehrlichman──另一位曾參與敵人清單的幕僚──同時表示自己痛心疾首,但過去這段時間,一直被蒙蔽其中,對此事毫無所知,並且強調自己絕無不法。

為了展現自己的清白,尼克森甚至同意讓國會對此事展開調查,甚至任命哈佛大學的法律教授Archibald Cox,作為特別檢察官。

尼克森為何敢這麼做?因為他自認已經準備好一套劇本,細膩到當時每天發生什麼事情,都可以鉅細靡遺地講得出來。

但他的劇本裡,卻漏了一個重要的關鍵。就是這個失誤,讓尼克森的政權開始崩塌。

當時有位白宮的助理在作證時指出,對人缺乏信任的尼克森,在白宮的辦公室裡裝設了錄音系統。過去兩年,大部分的對話都有錄音存證。其中應該可以證實尼克森對水門案的涉入程度。

特別檢察官Archibald Cox因此要尼克森交出錄音帶。但尼克森拒絕了,他知道錄音帶裡頭有太多的祕密,絕不能輕易交出。同時,他更決定要解決Cox這個心頭大患。

他因此向美國司法部長施壓,要他解雇Cox。但司法部長不但不從,甚至還辭職抗議。部長一職,只好由副部長暫時代任。尼克森繼續向副部長施壓,但副部長拒絕了尼克森,而且同樣辭職抗議。

部長、副部長先後去職後,只好由檢察總長暫代職位。這位檢察總長Robert Bork,終於配合尼克森的指令,將Cox給解雇。

美國司法部一口氣失去三名重要成員,這件事因而被媒體稱之為「週六夜大屠殺」(Saturday Night Massacre)。

在華府抗議尼克森的民眾

但尼克森的大動作,並沒有為自己挽回頹勢,反而激起了大眾的不滿。 更麻煩的是,在大屠殺的前十天,尼克森的副總統Spiro Agnew,才因為被爆出收受賄絡,因而黯然下台,由福特(Gerald Ford)接任。

尼克森團隊的信任度,跌到前所未有的谷底,他個人的支持度,剩下不到三成。數百萬各地來的抗議電話與信件,不斷地湧入。在華盛頓,有許多人走上街頭,要求彈劾尼克森。尼克森曾經宣稱要讓美國團結起來,這下他終於做到了,雖然是以沒有人能預料的方式。

首席法官Sirica和接任Cox一職的新檢察官 Leon Jaworski,再次要求尼克森交出錄音帶。但尼克森以國家機密為由,只願意交出轉寫後的逐字稿。沒有人相信逐字稿內容的真實性──事後證明,逐字稿確實遺漏了許多內容。

為了讓尼克森就範,Jaworski向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提出了控訴案。最後聯邦法院裁決,尼克森必須交出錄音帶。

奇怪的是,錄音帶的內容,在關鍵時刻,突然出現了十八分半的空白。沒有人知道內容到底是什麼,但大家都揣測必然與尼克森有直接的關係。對此,尼克森等人卻解釋,這是他的秘書Rose Mary Woods在播放時不小心按到了錄音鍵,因此將內容給洗掉了。

既便如此,其餘的錄音帶還是指向了尼克森的犯行,包括尼克森在聽過屬下有關水門案的報告後,清楚地說:「很好,很好,我都了解了。」這成為了尼克森無從狡賴的證據。

在錄音帶曝光之後,國會開始準備展開彈劾。不僅是反對黨磨刀霍霍,尼克森的同志,也不願意再伸出援手。

共和黨的重量級國會議員Barry Goldwater,對尼克森下了最後通牒。他要尼克森知道,彈劾已經在所難免。

另一方面,尼克森的辦公室主任 Alexander Haig,則連忙與剛剛繼任副總統不久的福特聯繫。他對福特說,國內政局很快就會有天翻地覆的變化,請務必做好接任總統的準備。當時的福特,甚至還來不及搬進副總統官邸。

1974年8月8日,尼克森正式宣佈辭去總統一職。8月9日,他離開了白宮。

一個月後,接任的福特宣布特赦尼克森,讓他可以安享晚年。

辭職後接受媒體訪問的尼克森

水門一案,靠的除了是人民的憤怒之外,還有獨立的司法機構、國會代表,以及認真監督政府的媒體。如果換成了另一個缺乏這些制衡機制的國家,很難說尼克森是否會選擇下台。

而幾乎身敗名裂的尼克森,雖然選擇辭職,但他自始自終,都不認為自己犯了什麼錯。在尼克森眼裡,說謊是必要之惡。他曾對身邊的助理說:「如果你不說謊,什麼事情都辦不成。」他一再強調,自己辭職不是因為犯罪,而是因為喪失了國會的支持。換言之,這只是一起政治事件。

幾年之後,他接受電視訪問,記者問他:「在某些特定情況下,像是休士頓計畫(即竊聽計畫)或它其中一部分,總統可以決定為了國家利益之類的事情,而做出違法的事情嗎?」尼克森回答說:「如果總統做了,就表示它不是違法的。」

他說,「歷史會還我清白。但歷史學家可能不會,因為他們大多是左派。」

但還是有支持共和黨的歷史學者,企圖為尼克森翻案。他們說,尼克森並不特別邪惡,他的墮落,所有人都曾推了一把。而且最該負起責任的,還是從羅斯福以來的民主黨政府,是他們讓政府力量太過擴張,才會導致這個結果。他們也說,竊聽一事,在美國政治史上淵源流長,每個人都會做,不應該特別妖魔化尼克森。

對此,尼克森眼中的左派歷史學家回擊說:第一,不是每個總統都犯這種錯。第二,謀殺和竊盜在歷史上也淵源流長,但他們仍是犯罪。

長期研究水門案的學者Stanley Kutler則說:「唯有統治者自己遵守法治的原則,他們才能正當地要求被統治者也一同遵從。」

0 意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