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家這一行業,我認為是在從事找尋、發掘與重構的工作,這是一項美妙的行業,但也是一項困難的行業,要做的好,必須投入相當的工作, 擁有許多不同領域的知識,以及具有一項真實的智識力量:好奇、想像、組織能力、清晰的表達,與公正不偏頗的思想,並具有對不同類型的人的感受力。 -Marc Bloch

2013-09-12

時代是倉促的

08:28 Posted by Feng-en Tu No comments


「個人即使等得及,時代是倉促的,已經在破壞中,還有更大的破壞要來。有一天我們的文明,不論是昇華還是浮華,都要成為過去。」

這話是張愛玲說的,不是我說的。

前幾天Joseph Nye在校內給了一個演講,關於美國對中國與日本的政策。Joseph Nye是誰?他是前甘迺迪學院的院長,這個學院專門訓練各國政要,校友包括墨西哥總統、蒙古總統、賴比瑞亞總統、哥斯大黎加總統、加拿大總理、新加坡總理、坦尚尼亞總理,還有許多外交官、國會議員,凡此種種。說這些只是要表示Joseph Nye是個講話有份量的人。

總之討論時間,我問:台灣跟北韓會在未來的這個三角關係扮演什麼角色呢?當然,北韓只是夾帶的,讓這問題聽起來比較複雜。

他的回答,一點都不讓人意外。他說,我比較擔心北韓,因為沒有人能預測。至於台灣,有些人覺得這會是個不穩定因子。我不這麼想,兩岸經濟和社會的關係越來越密切。未來,在一個中國的前提下,台灣也許會保留自己的制度、選自己的領導人。也許不是一國兩制,而是一國三制。

這是Joseph Nye說的,不是我說的。


1915年的夏天,哈佛大學的校長Charles William Eliot介紹了一位法律教授Frank Johnson Goodnow給袁世凱。Goodnow發表了一篇名叫「共和與君主論」的文章,幾個月後,袁世凱就稱帝了。我們學校的中國近代史老師戲稱,這是哈佛對中華民國的貢獻。

建立體制很難,或許需要好幾代人前仆後繼的嘗試、努力。但破壞一個體制很快,有權力的人,說破壞就破壞了。

附上一張哈佛法學院1980的畢業照。裡頭有年輕的馬總統,旁邊站著同樣年輕的Christine Ma。你找得到他們嗎?

0 意見: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