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家這一行業,我認為是在從事找尋、發掘與重構的工作,這是一項美妙的行業,但也是一項困難的行業,要做的好,必須投入相當的工作, 擁有許多不同領域的知識,以及具有一項真實的智識力量:好奇、想像、組織能力、清晰的表達,與公正不偏頗的思想,並具有對不同類型的人的感受力。 -Marc Bloch

2014-05-14

南方有事:越南、中國與西方勢力的糾葛

14:58 Posted by Feng-en Tu 1 comment

南海正在發生的衝突是比烏克蘭更值得關注的新聞發展,尤其是對台灣而言。

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羅傑·科恩的評論值得一讀,他寫道:『中國正在維護自己在中國南海的主權,從而激怒了菲律賓和越南。看起來它用行動證明了米爾斯海默的正確,他在書中寫到,一個更強大的中國「可能會試圖把美國擠出亞太地區,就像美國在十九世紀把歐洲大國擠出西半球那樣。我們應該會看到,中國將炮製自己的門羅主義」——也就是19世紀美國向歐洲發出的「別碰這個半球」的告誡。

越南顯然在加強與美國的關係,以此來防範中國。去年宣布的「全面夥伴關係」表明兩國的戰爭創傷癒合得有多充分。合作覆蓋到了貿易、投資、教育(在美留學生中,越南人的數量排在第八位)和防務等領域。為此提出的貿易協議名叫「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越南是其中一個參與者(但中國不是),它正在把投向中國的製造業投資吸引過來。較低的工資也是一個誘惑。近日美國還和越南海軍舉行了聯合演習。

在越南的眼中,實際上一切問題都是和對中關係有關的。同為一黨執政的共產主義兄弟情,不足以消除成為附庸的風險。在東南亞的這個角落,法國和美國是後來者。越南的立國故事,就是一部千百年來擺脫中國統治的鬥爭史。因此,越南想把美國當成它的離岸制衡者。』

把越南的立國故事,說成只是擺脫中國統治的鬥爭史,可能太簡化了點。還不如說國際關係永遠都是多角的,越南在歷史上的發展,經常就是在中西力量的拉鋸中,十八世紀越南的嘉隆帝與皇太子阮福景就是一個例子──有時間應該來看看他們的故事。

在這緊張局勢中,我想到有本《你一定要認識的越南》,值得一看。

作者洪德青在書中有一章寫南芳皇后。南芳皇后是越南末代皇帝阮福晪(保大帝)的妻子,這個保大帝也很有意思,他曾經跟庾澄慶(就是那個庾澄慶)的父親庾家麟是同班同學,因為兩個人都到法國留學。據說保大帝還曾經借住過庾家,不過這是庾家還在雲南時候的事了。

作者還寫到:「1946年,保大皇帝一家人離開越南前往香港。有一次庾家麟跟保大一起去香港的銀行領錢,保大寫了張字條托庾家麟交給銀行經理,銀行經理看到字條馬上就親自出來迎接,原來法國人長期以來都在支應保大皇帝所有海外的開銷,連他後來在法國里昂的花園別墅也是法國政府所贈與的。」

至於這位南芳皇后,原名阮有氏蘭,被譽為印度支那第一美女,簡直就是越南的黛安娜王妃。作者說,「阮朝的慣例是,在位君主的妻子只能封為妃嬪,只有到丈夫去世後,才能追封為王后。 但是保大在1934年迎娶阮有氏蘭的第四天就破例封她為南芳皇后。」


阮有氏蘭出生在1914年,12歲的時候被送到巴黎的一所天主教學校讀書,並且歸化為法國國籍。長大之後,她回到越南,然後就是她與保大的故事了。

作者寫著:『在避暑勝地大勒的一次舞會上,〔她〕邂逅了同樣剛從法國巴黎回國的安南國王保大,當時保大對於這位同樣也喜愛運動與音樂的美女可說一見鍾情。1934年3月9日,保大公佈了他和阮有氏蘭的婚約,保大在公告中說,這位出身平民的未來王后,身上結合了西方的優雅和東方的魅力,他確信她的行為和榜樣完全配得上王后的稱號。當時甚至她還有「印度支那第一美女」之稱。

21歲的保大與20歲的阮有氏蘭在大勒的夏宮舉行了訂婚儀式後,保大於1934年3月20日在皇城順化正式迎娶阮有氏蘭,婚禮採用傳統的佛教儀式。此前,這場跨越宗教信仰的婚姻引起了諸多爭議,當時越南皇室成員不能接受一位信仰天主教的王后。有些人懷疑這場婚姻散發著法式強詞奪理的傲慢,紐約時報還說這個國家產生了「全面的不滿」,因為阮有氏蘭拒絕脫離天主教,並向教宗庇護十一世(Pope Pius XI)提出特別申請。教宗允許新娘保持天主教徒的身份,條件是她必須讓所生的子女都信仰天主教。越南皇室的反對讓這對新人的婚禮進行變得更為複雜,但保大顯然不考慮其他的新娘人選。當4天的婚禮歡宴結束時,他授予阮有氏蘭「王后」頭銜,並賜徽號為南芳,意為南部的芳香,以致謝她的出生地。

1939年夏天,南芳皇后首次正式訪問歐洲,掀起一陣旋風,一位外國記者寫道:「她穿著長褲和刺繡的外衣,翻領和袖子使得側面輪廓如同寶塔。」最令時尚界驚訝的是,當她拜謁教宗庇護十二世時,媒體是這樣報導:「這位來自印度支那的訪問者沒有穿著傳統的黑色長袖長袍和面紗,而是身穿繡著龍的金色外衣、 紅色圍巾、金色帽子和銀色褲子。」




1940年,日本趁二次世界大戰法國本土被德軍佔領之機,出兵佔領越南。日本人在越南維持了法國的殖民統治,也沒有騷擾順化的王室。第二次世界大戰 結束前夕1945年3月,在日本人的操縱下,保大宣佈越南從法國獨立,成為「大東亞共榮圈」的越南帝國,保大的頭銜從國王升為皇帝,南芳也得到了皇后頭銜。但同年八月,在越盟領導者胡志明的要求之下保大皇帝正式退位。保大留在國內一段時期,擔任新政府的顧問,南芳皇后也擔任越南重建委員會的成員,並資助越南的紅十字會。

1947年,南芳皇后及其子女移居到法國坎城附近的 Chateau Thorens,那裡有她外公黎發達在20世紀初購買的產業。1949年,保大受邀回到南越,成為南越的國家元首,但卻在1955年遭到吳廷琰的驅逐。 1955年之後,南芳皇后與保大的緣分日漸淡薄。保大皇帝一生風流,第二任正妻是小他29歲的法國女子,此外還有三位妃子與數名情婦。後來南芳皇后搬到法 國科雷茲省(Correze)一個被森林包圍的小村莊 Chabrignac Domaine de La Perche,在這間擁有40多個房間的大宅邸裡,保大皇帝曾探望過她幾次。1963年9月,南芳皇后因心臟病發在家逝世,享年49歲。這位越南末代皇后的喪禮,除了她的子女以及兩位當地的法國官員出席外,並沒有造成太大的轟動,連保大皇帝也沒有參加。她的墓碑用漢字與法文題字,就葬在當地的公墓。』

1 comment: